万众118图库总站百度

北京“的哥”话风气:“习大大是大好人”


更新时间:2019-10-02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出租车司机,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他们起五更、摸半夜,走大街、串小巷,迎送三教九流客,服务四面八方人。可以说,他们的职业上接“天线”、下接“地气”,是党风政风的“感应器”、社风民风的“晴雨表”。本期“百姓观‘风’”,让我们走近北京“的哥”,听听他们的心里话。

  我开出租车14年了,从来没有交通违法行为。2013年2月8日,习总书记到祥龙出租车公司慰问一线劳动者,称赞我是“了不起的‘的姐’”。2006年开始,我将“党员服务车”标牌挂在车前,到现在已经9年多了。一开始,很多乘客不理解,冷嘲热讽、话里带刺儿:“呦,你们开出租车的还加入啊。”“党员服务车”这块牌子还常常引起一些乘客的牢骚,很多人上车后一开始是骂身边的,甚至是道听途说来的违法乱纪的员,说着说着就开始激动,抨击整个和社会风气。这种事情,很多司机师傅都遇到过。有时,为了避免和乘客争执,只得请“哼哈二将”伺候着。等乘客抱怨完了,我再向他们解释,不能因为个别害群之马就说整个队伍都有问题,那毕竟只是少数,您看,我就是员,您难道对我的服务不满意么?现在,我的“党员服务车”成为招揽顾客的金字招牌,在机场、火车站或者是景区,当很多车排在一块儿时,好多顾客会直接选我的车,因为他们知道“党员服务车”不拒载、不挑活、不绕远、不甩脸子,对我有充分的信任。有一次,一位老师傅坐我的车,起步后我说掉头需要绕点远。老师傅说:“你随便开,冲你这块牌子,我就信任你。”

  前几年中秋节、元宵节的时候,我总会接到包车的活儿。一大早去接顾客,后备箱里装满各种礼盒,然后按照顾客说的地址挨个跑。每到一地,顾客拿着一份东西去拜访,我在下面等着。一天下来,能跑七八个地方。有的顾客一包就是两三天。这些人要么是分公司来拜访总公司的,要么是地方官员拜访上级的。他们包我的车,一是因为外地车进京不方便,二是因为我路熟找地儿快。有时候,东西送不完,顾客又着急离京不愿带走,就把东西送给我。有一次我收到一个大的月饼礼盒,里面还有几瓶高档红酒。不过从2013年开始,这种“业务”就没有了,虽然自己的生意受到一些影响,但我高兴的是社会风气好转了,人情回归正常了。

  我开出租18年,驾驶车辆不断更新升级,从小面的到夏利、富康、现代,现在驾驶红旗汽车,见证了出租车行业的发展历程,北京的城市变化也都看在眼里。出租车司机整天跑在路上,对路况的感受最直接、最了解。现在,对公车管理越来越严格,交通比以前顺畅多了。以前,公车开的线牌照的车,司机大都是年轻人,血气方刚,路上强行并线,你稍微让得慢一点,他摇下玻璃伸出脑袋就骂你,你还一点办法没有,没地方说理去。现在,他们也跟我们一样,规规矩矩在路口等着。这两年,我的感受是,交通管制少多了,每天开车又省时又挣钱。以前,顾客上车咨询路线,我们都不敢提,若指的道路遇上交通管制,把乘客堵在那里真是难受啊!有一次一个乘客从中关村奔机场,紧赶慢赶遇上交通管制,最后误了飞机,乘客不高兴,好一通数落我。现在,只有很重要的外宾来访才实施交通管制,而且交通台还提前提醒。戒严少了,路就好走了,我不用一脚刹车、一脚油在路上蜗行了,车跑起来,心情也更顺畅了。

  我开出租车好多年了,往年只要路过地坛北门、红领巾桥东北角、通惠河北路等地方的高档饭店、会所、洗浴中心,路边总会有保安招手示意我开进去拉里面的客人,平时也经常有人打车到这些高档会所。现在,每次路过,想带个客都没有。有一次送完客人我跟里面的员工聊天,他说,自从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来,根本没生意。附近好几家高档饭店和洗浴中心经营不下去关张了,个别的经营思路也转变了,开始针对工薪阶层、家庭消费,还在网发布团购消费券,几十块钱就能吃到原来的高档菜。

  这两年,反腐的力度真大,大老虎和小苍蝇经常被曝光,老百姓感觉社会更加公平正义了,心里更有奔头了。我家虽然没啥当官的亲戚,但也确实感觉到了不同。前几年,我家孩子教师节送礼,行市越涨越高,从一开始送手工节日卡片,到后来买巧克力,最后都升级到要送购物卡。我们虽然看不惯,但怕孩子在学校不受重视,也只好随大溜。现在这股风气一下子刹住了,校长在开全校师生大会时,明确批评制止这种行为。以前看病要给医生送红包,现在也不用了,医生上来就跟你讨论病情。中央虽然管的是官员,可是社会风气也因此清爽了。实际上任何一种治理,都应该从上到下,从官员到百姓,从中央到地方,一级一级做出榜样。前些年,我经常听到一些乘客的怨气,他们说每年的大检查、大评比,实际上都是搞表面文章,领导干部下基层,下边的干部就演戏,甚至要预先排练,听不到真话,看不到实情。这样的检查有什么意思呢?不是劳民伤财吗?所以我觉得反“四风”太必要、太及时了。

  好几年前,我有几次送家属去看他们在收容所里的亲人,这些人因为没办暂住证要被遣送,路上跟他们聊听他们在北京的难,再把他们送到目的地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现在看新闻说,外地人只要交税也可以享受跟北京市民一样的政策,确实感到北京更大气,更包容了。还有以前开车路过永定门西大街的国务院信访办、久敬庄那边的信访接待中心,总是看到乌泱一片人,现在基本没有了。

  八项规定,反对“四风”,这个确实是非常及时。前些年也有一些类似规定、口号。但是那个时候多数都是一阵风就吹过去,或者说经常被强调,但落实的程度比较差,所以有一些口号就是挂在嘴上,有一些规定就是挂在墙上。这次我觉得确实是动了真格儿,效果大家有目共睹。现在看来只要真抓实管,无论多么顽劣的歪风邪气都可以得到遏制、得到整治。

  对于党风政风这个话题,我可有的聊了。有一次,我从机场拉一个客人,闲聊中他就抱怨现在政府干事“太绝”。闲聊中了解到他是一个外地的领导,以前出差不光所有费用都报销,还有很多补助。出差每到一地,有专车接送、专人安排住宿。现在,吃住行各个方面都有了明确的标准,出行一切从简,现在这位经常出差的领导“沦落”到打车的地步。还有一次,坐我车的俩人正好都是单位的财务人员,他俩一上车就聊年底各自单位的财务情况。我一听乐的都笑出了声。他们说这两年年底单位的财政资金都比往年有更多结余,想花也花不出去。随着各项制度逐步健全,吃喝宴请几乎无法进行,跑冒滴漏都堵上了,“花钱”没以前方便了,纳税人的钱都用到办正事上了。

  我感觉这届中央领导都非常亲民。“大家都爱叫习大大、彭麻麻。”也不知道谁先这么叫的,反正现在我车上的乘客都爱叫习大大和彭麻麻,新一届中央领导在百姓心里有很高的威望。首先,他们也是有血有肉、跟咱一样的人,习大大去庆丰包子铺,一下子让老百姓觉得中央领导也十分普通。还有网上传的习总书记打车的事,我们的哥都愿意相信是真的,这样心里觉得暖和。其次,反腐特别得人心,境外追逃,真能把人抓回来,不仅挽回损失,还提高了国际威望,连美国都得配合咱们。现在,大家更愿意关心政治、聊政治。但不是以前的那种愤青、骂街,而是真的关心国家的发展,维护中央的政策。连港商、台商都对新一届中央领导的逸闻趣事如数家珍、对他们的言行十分赞赏,以前他们可是只关心投资政策、赚钱走人。APEC期间,一位老太太坐我车,她就说,习大大是大好人,连老天爷都帮他,刮风把雾霾吹走,送来蓝蓝的天。

  前几天,有一个茶铺老板打我车从马连道去中关村,路上就说到最近茶叶不好卖。他说,现在每天的营业额也就是以前的十分之一左右。以前好的时候,一个单子一两万,甚至是数十万,现在茶叶价格水分都挤掉了,一个单子也就千八百的,最多不超过五千。以前还有通过茶叶买卖洗钱的,上午买茶叶下午原封不动就来卖,一进一出,钱就进个人腰包了。他就感慨,以前挣公家的钱都把人养懒了,现在“树正气压邪气”,冷不丁一下子还适应不了。还有一个做礼盒包装的小伙子给我讲,以前做包装怎么贵怎么来,最多时候他作坊里雇了20个人帮忙,现在来的订单都是要求最简单、成本最低的包装。听乘客这么讲,对我触动很大,虽然我没有见过什么大的领导,但是确实能感觉整个社会风气都在好转,是实实在在为民服务的。

  APEC期间有乘客在我车上跟我聊雾霾的事,他说了一个理论让我印象十分深刻,他说,当官的清了,天就蓝了。我觉得他把问题说到根上了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要人人都是清官,个个都有作为,干正事、发挥自个儿的正能量,哪还有那么多问题,哪还有问题需要拖那么久。只要企业污染环境,我就给你关了,送礼也不行;汽车尾气不合格,一律不许上路。正人先正己,空气这个大环境谁也躲不了,官员再贪再腐,不也得和老百姓呼吸一样的空气么。我生活在农村,现在我们家还是自取暖,每年要烧掉三吨左右的煤。冬天一回到我们村,家家冒烟、处处飘灰。邻村已经试点煤改电了,希望政府能够尽快推广这项利民工程,让我们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,也为北京的蓝天白云做点贡献。

  在我车上,乘客们聊得最多的是这两年来的反腐。反腐已经深入到了各行各业。以前,我经常看到小区里一些当官的,成箱成箱往家拿东西,要么是单位发的福利,要么是别人送的礼品,偶尔跟他们聊起来,说的也是他们单位组织去海边、去景点旅游,有的恨不得一年出国好几趟。他们找我,一般没有啥事,主要是问我要打车发票,回单位报销。现在,这类情况一下子没有了,再碰到这些人,说话也没以前的那股子傲气劲儿了,大家在一块拉家常,侃大山,人与人之间又找回了以前的那种热乎劲儿。现在生活各方面都挺好的,小区绿化啊,便民设施都有很大的提高,我希望将来中国的油价能真正降下来,油是车的“口粮”啊,汽油便宜了,我们出租车司机就能得到更大的实惠。

  十八大以来,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,我感觉机关、政务大厅不再是“老爷待的地方”了。我遇到的两件事让我有特别深的感触。第一件是上半年遇到了一位好民警,妥善处理了我与醉酒乘客的矛盾。当时是晚上八九点钟,我准备收车回家,在小井桥下上来一位喝多了的乘客,死活赖着不走,劝说不听还动手推搡。民警来了以后,问清楚我有没有损失,倾听了我的诉求后,让我放心回家,他主动将那位乘客送到家。第二件是我们村的一位村干部,在为村民家中安装煤气报警器的过程中,发放、安装、调试、回访等每个环节他都上门服务,一改以前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”的官僚作风。我希望所有政府机关都能像我遇到的这两位好干部一样亲民、为民,所有人到政府办事都顺顺利利,心情舒畅。

  在西四环,记者见到出租车司机张勇强,谈到社会风气,他说,前几天,有一位茅台酒代理商路上跟我聊天,说现在尽管价格一降再降,库存里还是有好多酒卖不出去。他说,如果我有时间,可以去他店里,他让我放开了喝。现在风气确实是变了,以前人民办事需要拿人民币开道,茅台酒不仅桌上要喝着,完了还要拎着。现在,去哪办事都是按规矩来,符合规定的就给你办,一点不为难,荣华富贵高手坛血糖偏高者应尽量少吃或不吃。。不符合规定的,你就是使尽了“办法”,还是不能给你放行。前些年,好多公务员在部委大院门口打我的车,手里拎着都是别人送的高档烟酒茶和单位发的各种福利,让我们羡慕嫉妒恨啊。现在公务员特别是领导打车的更多了,但一看就知道都是公务出行,而且也更好说话了,他们也跟你拉家常,关心你的工作情况。现在大家更期盼建立长效机制把风气彻底扭转过来,让官员不敢贪、不想贪,老百姓无论去哪办事,事后一个谢谢就够了。

  在出租车司机休息场地,樊志涛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他说,出租车行业地位提高了。2013年,北京市召开听证会,给出租车涨价,收入分配向司机倾斜,一线人员的工资提高了很多,我现在比以前一月多挣1000多块钱。以前我总担心上了年纪干不动,现在状况改善了很多,干下去也更有希望了。我的朋友们说出租车司机是“有人关爱的群体”,从我自身的感受来说,确实是。现在,北京市新建了两万多个出租车停靠位,方便乘客上下车。四站两场一块钱的停靠费也取消了。打车发票也不用交钱了。人们老说交警和司机是天敌,现在关系也融洽多了。以前我们路边停车上厕所,一不留神就被贴条,现在交警也理解我们职业的难处,多了一些体谅。当然,我们也要提高自身素质,以往那种“撅着屁股就停车”的不文明行为不能再有了。 (记者 常武显 李惠男)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tkiu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8858手机看开奖| 香港神算网67844| 赛马会| 香港精英论坛| 最准单双王| 包租婆六肖| 香港管家婆论坛| 彩霸王心水论| 九龙心水论坛| 手机看开奖资料| 大丰收心水论坛| 挂牌跑狗图| 开奖结果| 牛魔王| 香港开奖结果直播|